致谢

如果没有许多杰出人士的支持,这本书是不可能完成的。

  • 自愿提供宝贵审稿建议的朋友:Richard Walker、Jan Saganowski、Brian Goetz、Stuart Marks、Cem Redif、Paul Sandoz、Stephen Colebourne、Íñigo Mediavilla、Allahbaksh Asadullah、Tomasz Nurkiewicz和Michael Müller。

  • 曼宁早期访问项目(Manning Early Access Program,MEAP)中在作者在线论坛上发表评论的读者。

  • 在编撰过程中提供有益反馈的审阅者:Antonio Magnaghi、Brent Stains、Franziska Meyer、Furkan Kamachi、Jason Lee、Jörn Dinkla、Lochana Menikarachchi、Mayur Patil、Nikolaos Kaintantzis、Simone Bordet、Steve Rogers、Will Hayworth和William Wheeler。

  • Manning的开发编辑Susan Conant耐心回答了我们所有的问题和疑虑,并为每一章的初稿提供了详尽的反馈,并尽其所能支持我们。

  • Ivan Todorović和Jean-François Morin在本书付印前进行了全面的技术审阅,Al Scherer则在编撰过程中提供了技术帮助。

Raoul-Gabriel Urma

首先,我要感谢我的父母在生活中给予我无尽的爱和支持。我写一本书的小小梦想如今成真了!其次,我要向信任并且支持我的博士生导师和合著者Alan Mycroft表达无尽的感激。我也要感谢合著者Mario Fusco陪我走过这段有趣的旅程。最后,我要感谢在生活中为我提供指导、有用建议,给予我鼓励的朋友们:Sophia Drossopoulou、Aidan Roche、Warris Bokhari、Alex Buckley、Martijn Verburg、Tomas Petricek和Tian Zhao。你们真是太棒啦!

Mario Fusco

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Marilena,她无尽的耐心让我可以专注于写作本书;还有我们的女儿Sofia,因为她能够创造无尽的混乱,让我可以从本书的写作中暂时抽身。你在阅读本书时将发现,Sofia还用只有两岁小女孩才会的方式,告诉我们内部迭代和外部迭代之间的差异。我还要感谢Raoul-Gabriel Urma和Alan Mycroft,他们与我一起分享了写作本书的(巨大)喜悦和(小小)痛苦。

Alan Mycroft

我要感谢我的太太Hilary和其他家庭成员在本书写作期间对我的忍受,我常常说“再稍微弄弄就好了”,结果一弄就是好几个小时。我还要感谢多年来的同事和学生,他们让我知道了怎么去教授知识。最后,感谢Mario和Raoul这两位非常高效的合著者,特别是Raoul在苛求“周五再交出一部分稿件”时,还能让人愉快地接受。

 

30:00